陳Sir揚言 (第1326期)
  公務員的收入不是越低越好,而是越合理越好,合理與否,取決於公開的程度和公務員的老闆即全體納稅人據此作出的判斷。
  南都的報道說,《廣州市人民代表大會審查批准監督預算辦法》通過後,廣州市人大監督政府“錢袋子”,有了新的“尚方寶劍”。公務員的基本工資、單位津貼、各種補助從此將不再是秘密;另外,公眾看到的將不僅是常說的“三公”了,是二十幾個、接近三十個“公”:比如會議費、差旅費、培訓費等公共開支的所有費用,都可以全泊得清清楚楚。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好就好在讓我們看到了社會進步的足跡。
  作為一個中國人,身處名叫轉型期的這個時代,我們這些年一直在糾結,這個社會究竟是在進步還是在倒退。因為我們很害怕社會會倒退。但是社會到底是在進步還是在倒退是很難一眼看穿的事情。而且問題的複雜性還在於這樣的一個時代,很難免會出現社會的這一方面進步了,我們還來不及歡欣鼓舞,那一方面又不幸倒退了。這才是真正的糾結。不過就公務員工資和名叫“三公”的這個怪物的透明度的增加,無疑是屬於社會進步的範疇,值得歡欣鼓舞。
  最近以來一大批老虎落網,讓我們看到了的確是貪腐猛於虎的現實,但也同時帶來了另一個令人困惑的問題,就是公務員之被醜化。事實上人們的理智還是清醒的,貪官不能代表公務員,公務員的收入待遇和貪腐完全是風牛馬不相及的兩回事。而公務員的收入之所以被質疑,從技術層面講,很大程度在於不公開。如果納稅人對公務員的收入瞭如指掌,廣大清白的公務員就不用為貪官污吏背黑鍋了。公務員的收入被質疑最多的一是坊間盛傳的各種補貼,二是各種灰色收入,比如說逢年過節各方土地的進貢。從邏輯上講,公務員的各種補貼以後應該可以公開,但是灰色收入這一塊還會繼續留在水底∩見哪怕是公開了,也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公務員收入公開的積極意義是顯而易見的。首先這個做法承認了納稅人作為公務員的老闆的地位。只有老闆才有權知曉雇員的收入。其次,公務員收入的公開讓人們既可以看到公務員收入與社會其他行業的收入水平之間的異同,也可以讓人們客觀地評價某條某項收入的公平與否。比如說,現在很多公務員叫苦,說自己的實際收入很低而且多年未漲,而網絡對此則嗤之以鼻,不少網民大叫你走開,我來。實際情況怎麼樣,一公開就水落石出,再也用不著隔山扔石頭。再比如說,坊間傳聞在實施公車改革的地方,有的公務員的車補居然每月高達三四千元,到底是真是假,車補孰高孰低,公開了就煙消雲散了。這就帶出來公務員收入公開的第三重積極意義,公務員收入公開的最大受益者是公務員本身。或許未來的日子里,公務員獲得加薪正是得益於包括人大代表和市民在內的人們在公開的信息中知曉公務員加薪的合理性。
  至於“三公”公開被細化為接近“三十公”的公開,這更是大好事情。“三公”本來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事情。世界上大國小國這麼多,哪裡聽說過敝國這麼龐大的公款吃喝公款出國公款用車開支尤其是基層官吏,借“三公”開支的名目簡直是把國庫當成自家的銀行戶口了。“三公”消費雖然不能徹底取消,但是盡可能地最小化應該是社會進步的方向。盡可能細化的公開應該是一個有效的辦法。最好細化到每一頓飯吃了多少錢到底請誰吃。唯有如此,花人民的銀子,節儉光榮,浪費可恥才能夠在公務活動中逐漸形成風氣。
  從常理來說,公務員的收入不是越低越好,而是越合理越好,合理與否,取決於公開的程度和公務員的老闆即全體納稅人據此作出的判斷。而“三公”經費則是越少越好,要大幅度地儘快地降低“三公”消費在整個行政支出中的比例,同樣取決於公開的細節和程度。我們不能像俯瞰大地的天神一樣可以一眼看明白我們的社會到底是在向前走還是向後退,但是我們卻有可能通過種種富有積極意義的變化察覺到風向哪裡吹。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陳揚  (原標題:為公務員曬工資鼓掌)
創作者介紹

npczjkprwqyb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